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都市  »  魔王神官 同人[拉夏篇:调查第一天]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魔王神官 同人[拉夏篇:调查第一天]
                              第一天:日  「拉夏小姐真是英雄出少年啊!」餐桌上莉莉的父亲,也就是塔吉城的镇长殷勤的赞美着拉夏。  他很高兴,拉夏的到来让他看到了救命的希望。最近他一直被各种恶性事件缠身,虽然国家上层还没有明确说对他的处理决定,但是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职业生涯甚至是生命都要走到了尽头。  没办法,谁让你的城市裏出现杀人鬼了?谁让你差点害的索菲亚帝国的小公主险些丧生的?要知道那个小公主的亲人可是掌握着索菲亚帝国的政治,军事,财富着三大块的绝对的实权人物!  然而就在莉莉的父亲思考这样要不要通过港头逃走的时候,一位七级强者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并且这位七级强者还是不是一般的七级强者,是一名继承了龙之勇者称号的新一代龙之勇者,最爲关键的她还是自己女儿的朋友。  龙之勇者是拯救了大陆的传奇强者,继承了这个称号的拉夏别说是塔吉城的几位守护者了,就算是至高神教也会给几份面子。只要拉夏在那几位守护者面前稍微说说他的好话,他的命就是稳住了啊。  所以面对眼前的救命稻草莉莉的父亲表现的很殷勤,他一听说拉夏想要调查最近的杀人鬼,立刻就通知手下人拉夏全权调查这事得权利,并让所有人都接受拉夏的调动。  而拉夏呢?拉夏虽然很不喜欢莉莉父亲那种殷勤的行爲。可是一来她的确需要别人帮助,二来莉莉父亲的处境的确不妙。于是看在莉莉的面子上拉夏接受的莉莉父亲的帮助,并且答应作爲交换会爲他求情一番。  ……  ……  「拉夏小姐,您好我是阿尔塞莉雅。其他的的人镇长还在调动,暂时只有我听从您的命令。」拉夏声旁跟着一位有着圣绿色瞳孔金色短发的骑士少女。这位少女据说是最近才加入镇长的手下,但是她一加入就展现了杰出的战斗能力和领导能力,所以拉夏要调查杀人鬼的时候镇长第一时间就把她安排给了拉夏。  「阿尔塞莉雅?好奇怪我好像在哪裏听过?」拉夏挠了挠自己头发,总感觉在很早很早的过去听这个名字。  如果尤利西斯在就好了,他一定会记得这些东西。  「没想到,您居然是这一代的龙之勇者。」阿尔塞莉雅喃喃的说道。她的表情很是複杂。  「我只是继承了祖先之名的幸运儿,反而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向你学习呢。」  拉夏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了,阿尔塞莉雅,你说我们调查杀人鬼聪明哪裏调查好呢?」  拉夏知道自己不擅长思考问题,所以很自然的寻求起了阿尔塞莉雅的帮助。  「拉夏小姐,我们去佣兵公会怎幺样?那裏应该有很多关于杀人鬼的一线情报。」  「嗯,那就先去佣兵公会吧。」  佣兵公会按规模来说是大陆第一大的组织,无论在哪所城市裏都有他们的足迹。但是因爲佣兵们的特点,所以佣兵公会本身并没有太大势力,基本上佣兵公会只是提供任务发布与接受这样的一个平台。  眼下虽然塔吉城爆发过杀人鬼事件,但是佣兵公会裏还依然热闹。毕竟总有人需要寻求有能力的佣兵的帮助,哪怕眼下因杀人鬼事件佣兵任务涨价。  「阿尔塞莉雅,你爲什幺会到镇长手下呢?你好像只差一步就可以触碰到7级了吧。你爲什幺不当佣兵呢?冒险的话不是更有机会突破吗?」拉夏对着阿尔塞莉雅很是可惜的问道。  「拉夏小姐,佣兵公会到了。」阿尔塞莉雅停一下回答道:「拉夏小姐,塔吉城短短两个月时间已经发生两次杀人鬼事件了……生命是很宝贵的,并且我发誓要保护的人正在这座城市裏,在镇长手下至少对她会更好些。」  阿尔塞莉雅看着拉斯普丁坚毅的目光。曾经龙之勇者是心中的偶像,只是命  运使然她后来成爲国王面对亡灵天灾时她根本没有机会像龙之勇者那样不断地冒  险,挑战魔王。  只有后来当她幸存的子民们都退到终焉之墙之后,她才有机会像她的偶像一样忘却生死的挑战一次魔王。  龙之勇者啊!拯救了人类被给予最大赞美的勇者啊!  可是,露露。那个可怜的兔耳女孩。  「拉夏小姐,请听我一句劝。别调查杀人鬼了,调查下去真相很有可能会让你后悔的。」阿尔塞莉雅望着拉夏的眼睛继续十分诚恳的的说道。她实在是不忍看着拉夏一步步陷入王武的圈套,哪怕她也不知道具体是什幺样的圈套。  「对不起,阿尔塞莉雅我错怪你了。」拉夏拉起阿尔塞莉雅的双手,很明显她理解错了阿尔塞莉雅的意思。  「拉夏小姐。」阿尔塞莉雅还想继续说什幺就被拉夏强行拉进了佣兵公会。  「阿尔塞莉雅小姐,我也有发誓要守护的人。,因此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揭露杀人鬼的真相还这城市一片和平不是吗?」  龙之勇者啊,龙之勇者!  露露,对不起……请再妈妈任性一次吧。  ……  ……  「我记得第二个杀人鬼第一次出现是在……」尤利西斯翻动了手中的资料。  「克森街,然后被一个神秘的7级三係魔法师追击至绝对女性领域,有一位不知名的女性不幸遇难。」  「7级三係……该不会是拉斯普丁吧。」想起那个倩影,尤利西斯心裏忍不住的涌出一丝难以言述的感觉。  明明被自己救的时候那幺在意,可是等海难醒来时却又丝毫不在意和别的男人整天啪啪啪,甚至完全都不注意场合。  尤利西斯知道自己心裏并没有对拉斯普丁爱意之类的也没有什幺占有欲,只是被这样差别对待难免産生了不平衡感。  「可是拉斯普丁会在那呢?」尤利西斯看着手中的资料一阵头疼,回大陆临别时他可没问拉斯普丁住哪裏。  【主人,经过我的判断,第一次出手的很有可能是拉斯普丁。拉斯普丁的住处在xx。主人,我正在调查第一次预告杀人的地方,如果方便的话。主人麻烦您亲自去问一下她吧。】  翻过资料尤利西斯忽然看到背面被艾娅的笔记和一张可爱的笑脸。  「艾娅,真是多谢你了。」尤利西斯暗暗感谢了艾娅的努力以后拔腿就向拉斯普丁住的地方走去。  拉斯普丁住的地方在佣兵公会附近的一家新建高档旅店裏。不同于普通的旅店,这家旅店的装修相当的豪华,甚至旅店裏大面积的用上了魔法师公会的一些还在实验阶段的魔法制品。  进入旅店尤利西斯立刻感受到了制冷魔法阵来到舒适的凉意,旅店大门旁鲜豔的花朵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在魔法阵的帮助下这种清香散发到了整个房间内结合豪华的装修让人有种身临花园的感觉。  「您好先生,请问有什幺需要帮助的吗?」见到尤利西斯进来,一名侍女立刻送上了适宜的茶水,礼貌的问候道。  「你好,我找x间的拉斯普丁。」尤利西斯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侍女的茶水喝了下去。「谢谢。」  「您好,x间的拉斯普丁女士正好在,不过根据这裏的要求需要先和拉斯普丁联络一下。」侍者查了一下以后引导尤利西斯来到了接待台然后打开了通讯魔法阵。  拉斯普丁似乎正在运动。过了有一会以后,通讯魔法阵裏才传来拉斯普丁急促呼吸和不满的声音。「哈,哈,谁啊?」  「拉斯普丁,是我,尤利西斯。我想……」  「你上来说吧。」尤利西斯话还没说完就被拉斯普丁身旁一位男声打断,那名男声说完便挂断了通讯魔法阵,说话的男子似乎也在运动,话语间还夹杂着啪啪啪的声音。  尤利西斯心裏有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情况他好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他赶紧让侍女带自己到拉斯普丁的房间。可是接待他的那名侍女,指了通往拉斯普丁房间的路以后无奈的说了句:「在没得客人的吩咐前我们是无权前往客人的房间。」以后就让尤利西斯自己前往拉斯普丁所在的房间。  尤利西斯见状无奈只能自己独自走向了拉夏的房间。  这家新开的旅店虽然占地面积大可是都是套房,并且因爲每个套房的装修特有特色所以尤利西斯没花多久便找到了拉斯普丁的房间。  走在宽敞的通道上,豪华的装修的尽头隐隐约约能听到远处一位充满朝气的小女生高喊着:「我可是世界上最强的海盗。」尤利西斯深呼吸了一口快步来到拉斯普丁的门前。  虚掩的房门,充满魔法气息的装修,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尤利西斯心中那似曾相识的感觉越来越重。  「尤利西斯,你怎幺来啦。」推开门,门内裏立刻投过来两道目光,一道目光水汪汪的仿佛要融化一样,而另一道目光很是惊奇望着,很明显看到尤利西斯让他很是吃惊。  这两位都是熟人——拉斯普丁,王武。  「你们这是。」尤利西斯目瞪口呆的看着拉斯普丁和王武。  拉斯普丁面朝下身体被绳子绑住像秋千一样横吊在空中,粗糙的绳子将她细腻的肌肤划分爲一块一块,双团酥软的乳房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展现着自己全部的体积。两点嫣红的乳头看的尤利西斯一阵晃眼。  而另个是尤利西斯再熟悉不过的人——王武。  王武面对着尤利西斯,此时他正抱着拉斯普丁的两条腿像是老汉推车那样不断地做着抽插运动,啪啪啪的声音从他们的结合部位发出。而拉斯普丁下意识擡着头看向尤利西斯,擡起的脸上满是癡迷和陶醉。  「做爱啊。拉斯普丁在岛上欠的债还没还完呢,现在在还债呢~ 」王武毫不在意尤利西斯在场,反而更加用力的一捅,让拉斯普丁面对着尤利西斯发出一声的浪叫。  「这…」  「哎,对了。尤利西斯你有什幺事啊?」  「我……」面前淫乱的场景让尤利西斯有些说不出话,他不是第一次看到拉斯普丁在王武的怀裏娇喘,可是这种样子,这幅表情。  「我来找拉斯普丁问一下,她7月10号击败的那个杀人情况。」尤利西斯咬了咬牙忍下心中各种各样念头飞速的询问道。  「哈?哈,哈,哈,」拉夏擡了一下看有些迷茫,正在遭受着快感洗礼的她怎幺反应的过来尤利西斯那幺快的语速。  「拉斯普丁,把你10号晚上遇到的事情说一下。」王武怕了下拉斯普丁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响声。  「哈~ 哈~ 10号,晚上。哈~ 我。」拉斯普丁很顺从的说道。  听到王武的声音阿尔塞莉雅倒是反应过来了,只是这让尤利西斯心裏压下去的各种念头又都冒了出头。  努力的不去在意夹杂着喘息声和不断啪啪啪声,还有拉斯普丁那晃眼的肌肤,尤利西斯慢慢的整理出了事情的经过。  ……  ……  10号的晚上,拉斯普丁和往常一样一直在酒吧喝酒喝到了很晚才回,她这段时间已经成了这裏闻名的一个人了。  之所以闻名不是倒不是她酒量好之类的,而是因爲在她喝醉以后有很多男人想借机撩她,或者直接捡尸。可是全都被她宝具的防御魔法弄的灰头土脸,甚至是伤筋动骨。  所以当她再走路边上靠着墙,即使看起来再孤立无援再好欺负的样子,也没人上前骚扰她。  「不能想,不能想。拉斯普丁,你可是要从新开始的。」拉斯普丁拍了拍自己的脸。夜晚的空气是寒冷的,可是她的身体却是燥热的。燥热的身体,酒精麻痹了的大脑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在荒岛上和王武度过的日日夜夜。  「啊啊啊,忍不住啊!再喝点酒吧。」身体难以忍受的燥热让拉斯普丁打开了她买来打算夜裏喝的美酒。  自从这段时间打定主意要和过去的荒岛上的日子做一个了断,她就一直在忍耐没有性生活独自一人的寂寞。  每到夜晚她就情不自禁的会想起和王武在一起做爱的感觉,手指没法给她足够的安慰,而她又不想再陷入之前的那种生活?因爲她知道如果再陷入的话就再也没有摆脱的机会了,所以她渐渐爱上了在酒店喝酒到深夜的感觉。  美酒入肚,一阵辛辣之后就是美酒所具有的种种韵味。拉斯普丁并不喜欢喝快酒,不过她的酒友——大概十三岁看起来很精神的小女孩,却非常喜欢大口喝酒。  按那个小女孩的说法这裏的酒不够味没必要仔细品味。现在她的感觉也是一样的,和身体的燥热相比美酒的辛辣和香韵通通不够味。  「哈,哈,哈。」原本就醉醺醺的拉斯普丁,几口美酒下去以后更是走不动路了。  拉斯普丁坐在路边,过凉酒精麻醉了她的大脑让她不会继续渴望王武的性爱,但也让她産生身体情不自禁的産生了困意。  「今晚,看样子又要在马路上度过了。」拉斯普丁就要陷入梦乡时候,朦胧的意识忽然闪过了要从塔吉城离开的念头。「不如明天早上就离开吧,反正我在塔吉城也没什幺任务可以接了。」  这样的念头她经常想起,不过第二天早晚上她仍然会到酒吧买醉。                踏踏踏                哗哗哗  不知过了多久。酒醉熟睡再醒来时,拉斯普丁耳旁是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扫大街一样的哗哗声。看样子是有人被别人追,不过后面追着的那个人隐约给了她一种有些熟悉的危机感。  「天亮了吗?」那一阵的危机感虽然刺醒了拉斯普丁,可是拉斯普丁毕竟喝高了,在加上这场追逐在她身边的时间很短。所以苏醒之后她好一会以后,才完全从被酒精麻痹的状态下中苏醒过来的。  天还是那副漆黑的样子,她的头也还隐隐的作痛。看样子她并没有睡多长时间,至少现在还是夜晚。  想到刚刚把自己惊醒的危机感。拉斯普丁思考了一会。一种严肃弥漫上了她的脸庞。  她想起来这种熟悉的危机感了。  杀人鬼!  这种危机感她只在之前的杀人鬼手裏感觉到。  那种疯狂而嗜杀的气息和对所有生命的仇视的恐怖气息。  看样子之前的杀人鬼并不是偶然呢。  「以拉斯普丁之名:闪电之足!」伴随着仅存的酒气从口中吐出,一道道闪耀着的雷光在她脚下彙集。  脚一蹬,拉斯普丁的身影瞬间消失,空气中只留下一道谈谈的金光同向道路尽头。  黑夜中的拉斯普丁好像一道雷光一样在塔吉城不断在的大街小巷中穿梭,魔法的光芒在她身上闪耀,一方面保护着她的身体避免速度过快带来的损伤,另一方面则充当了手电筒的功能照亮了没有灯光的路段。  拉斯普丁的脸上愈发严肃,她已经把吧塔吉城这块地方都搜便了,只剩下一个地方还没有搜查过。那就是是塔吉城裏男性们梦想着进入的地方——绝对女性领域。  绝对女性领域,这个地方拉斯普丁很有印象。这裏的巨大魔法阵很有意思,能够自动识别生物的性别并阻止男性的进入,虽然她有好几种思路都可以使魔法阵只拦截特定目标,可是无论那种都没法达成像绝对女性领域那样具有极高的判断效率,极低的功耗的同时还在以及极大的覆盖面积。并且最关键的是她完全分析不出来这个魔法阵是用什幺原理判断性别的。  「呼。」雷光在拉斯普丁身上闪烁,如果是以前她这时候早就体力耗尽走不动路了,不过现在的拉斯普丁只是长呼一口气就继续向绝对女性领域沖去。  拉斯普丁曾在杀人鬼手底下惨败过一次,那次的她使出了全身解数也没法消灭杀人鬼。反而被杀人鬼险些杀死。如果不是被尤利西斯救了的话,她估计连完整的尸骨的保留不下来。  按理来说险些被杀人鬼杀死的拉斯普丁,再次面对具有杀人鬼气息的陌生人时应该先向佣兵公会或者至高神教请求帮助吧。 然而在和王武多次做爱之中作爲王武修炼【淫魔斗气】时除王武以外收益最  大的拉斯普丁,她早已经在和王武做爱的时候突破了7级继承了祖先的梦想水晶符。现在的她早就不是以前的她所能比的了。  7级和6级之间的差距完全就是天与地的差距。7级意味着的不仅仅是魔力量更高了,也意味着拉斯普丁的身体强度已经到了另一个层次,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以前的拉斯普丁一瓶酒就能醉的不省人事。现在拉斯普丁虽然喝酒仍然会醉,但是只要不是喝的太多就向今晚一样,她就不会醉倒在路边。  而且哪怕她醉倒了,是需要一点时间就能从醉酒的状态中苏醒过来。  更何况到达七级以后她终于有了人类梦想的结晶——宝具。  宝具的力量是强大的,也是梦幻的。继承了祖先的梦想水晶符的拉斯普丁现在的输出已经如同炮台一般变态。如果再次面对那个杀人鬼即使它有无穷无尽的恢複能力,在她梦想水晶符的闪煌沖击炮面前也是毫无意义的!                呲~  「果然是在这边。」拉斯普丁停在绝对女性领域的大门前,绝对女性领域的大门上拉斯普丁还能感觉到杀人鬼的气息,所以出于谨慎她召唤出了自己的宝具。  三块不同样式的仿佛盾牌一样巨大的水晶浮现在她身体周围,那块最大的大概半米大小浮在她的胸前,而只有胸前那块的一半左右的另外两块则是浮在她身体两侧。同时拉斯普丁的额头上也出现了由三块水晶组成的三角形纹章。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随着拉斯普丁额头上的三块水晶的闪耀,浮现在她身边的三块巨大水晶也一闪一闪好像在呼吸一样。  「怪物居然是女性吗?」看到绝对女性领域的魔法阵没有啓动的痕迹,拉斯普丁冷哼一声。  魔法阵没有啓动的痕迹,很明显那个怪物进入没引起魔法阵的反应。  有意思…  拉斯普丁记得自己做实验的时候,即使是中性的或者无性别的生物在进入魔法阵的时候也会引起魔法阵的反应,被魔法阵排斥,而那个怪物却没有。  ……  ……  「然后呢?」尤利西斯急迫的追问着拉斯普丁,听到杀人鬼可能是女性的时候他的心顿时一紧。  女性,拉夏?不不不,拉夏不会是杀人鬼!她可是那幺善良的女孩子!  谁知,被吊着的拉斯普丁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吐着舌头大口的呻吟着,一声高哼以后居然昏迷过去了。  王武神情一变飞快的把拉斯普丁从空中松绑,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以后才松口一口气对王武说道:「疲劳过度了,精神支撑不住昏迷了。你后天再来吧,让拉斯普丁睡一天应该就没事了。」  说完王武不由分说就把尤利西斯赶出去了。  尤利西斯的心久久无法没法平静,离杀人鬼真相只差那幺点了,怎幺拉斯普丁就支撑不住了呢?她可是七级强者。王武你究竟玩了多长时间啊。  心有不甘,尤利西斯还是离开了旅店。他也知道以拉斯普丁现在的状态也问不到什幺东西,现暂时只能等待艾娅的调查。  第一天:夜  「阿尔塞莉雅,你忘了我把你安排到拉夏身边干什幺的吗?」  啪!  夜晚,塔吉城的兵营裏。阿尔塞莉雅浑身赤裸着被绑着在原本用来支撑假人的木十字架上。  王武站在她面前甩动着一条一米多长的由欲望之蛇蛇骨制成的鞭子,发出了啪啪啪的抽打声。  兵营裏除了抽打声外还有着悠扬的琴声从他们身后的塔楼上响声,这是蒂娜在用她的宝具让兵营裏的士兵陷入沈睡状态,王武可不想有人打扰自己「惩罚」  阿尔塞莉雅。  啪!  王武轻轻一甩骨鞭便在空中发出清脆的破空声,中空的蛇骨使得这条鞭子气势十分充足只需轻轻一用力便会发出具有力量的破空声。  「嗯~ 」  从阿尔塞莉雅嘴中吐露出来的不是一声声疼痛的惊呼声,而且好像灌足糖水一样嗲嗲的呻吟声。如果不知道的话一定会以爲平时十分严肃的阿尔塞莉雅背地裏是一个资深的抖m越是被鞭打就越是愉悦。  然而这实际上都是王武手裏这条骨鞭的功劳,他手中的可不是普通的鞭子,这是由一种名爲欲望之蛇的极品黑暗生物的骨头制作的情趣道具。艾娅爲了制成这个鞭子可是花了不少心血,而最终做出来的成果也很让王武满意。  这条骨鞭没有任何杀伤力,甚至连一张纸都打不坏。但是挥舞着却十分的有感觉,并且最重要的是这鞭子在抽到人的时候会催发被抽到的人的性欲同时还会让被抽打人有一阵强烈的酥麻感和一点点轻微的疼痛感,并留下一道和被鞭打时的血痕差不多的印记。  在月光照耀下阿尔塞莉雅的乳房挺立着,微风吹过她那翘翘的乳头让她忍不住的哼了一下。 在鞭子的抽打下阿尔塞莉雅就好像一个受尽了酷刑的囚犯嘴角留着口水身上  到处都是血红色的「伤痕」,同时伴随着骨鞭抽过她的阴唇每次都会一阵颤抖同时向外迸溅出水花。  这条鞭子加重了阿尔塞莉雅的欲望并放大她身体的敏感度,只是微风吹过她的乳头给她的感觉却就好像有人在对对着自己敏感的乳头哈气一样,让她的心一阵骚动。  「啊~ 啊~ 啊~ 」很快骨鞭带来的酥麻的感觉加上敏感加剧的身体,很快阿尔塞莉雅嘴裏就只剩了充满了情欲的「歌声」。这「歌声」压过了舒缓的琴声,也让弹着琴的蒂娜脸色一红。  「啊~ 」一声高昂的呻吟声在兵营裏响起,阿尔塞莉雅身体颤抖着一股股水流从小穴迸发在地方溅起了一个小小的水潭。  塔楼上的蒂娜埋怨的瞪了眼欣赏着阿尔塞莉雅丝毫没有注意的王武。知道王  武今天晚上不会轮到的蒂娜从口袋裏拿出了一个水晶的假阳具然后对着自己已经  湿润的地方用力一插。  「对,对不起,主人。」神情稍微清醒了一些的阿尔塞莉雅连忙喘息着向王武道歉。她知道如果她的呻吟声如果惊醒了兵营裏的士兵的话,王武一定会大爲恼火的。  「如果不是艾娅向我彙报我还想不到你居然会背叛我。」王武打量着阿尔塞莉雅,高潮完以后阿尔塞莉雅身上的「血痕」立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蹤。一脸红晕的阿尔塞莉雅,赤身裸体的被绑在架子上,小穴还在滴落着淫水的样子看起来真有种反差萌啊。  不过话说回来,王武还真没想到阿尔塞莉雅会背叛自己。当然了他也并不在意阿尔塞莉雅在指引拉夏这上面背叛自己,不然他早就像当时控制艾娅那样控制阿尔塞莉雅了。  所以王武之所以把阿尔塞莉雅绑在这裏「惩罚」,倒不是真的想惩罚阿尔塞莉雅,只不过艾娅又给他做了些新的情趣用具,正手痒着想对谁用呢,正好阿尔塞莉雅撞枪头上了。  「艾娅,是时候让露露出来了。」  「好的,我最爱的主人。」艾娅嘴角一笑一道金色的魔法球便打入一旁草地上的粉色兔子。  随着一道粉红色的粉尘从露露体内爆发,这条粉色的兔子就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大约有十四五岁的有着粉红兔耳的女孩子。  这个兔耳女孩穿着紧身的黑色兔女郎服装,一对粉红色的兔耳朵树立着,脸上流露着萌萌的呆滞感。娇小的身体在兔女郎服装的加成下散发着说不尽的妩媚和诱惑,一对小小的胸脯在紧身的服装的帮助下挤出了十分可爱的弧形。  「哎?」露露一脸的懵逼,她还在啃萝蔔呢。  「主人,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别惩罚露露啊。」阿尔塞莉雅看到露露心裏一惊,如同被冷水浇过一样身上的情欲短时消了大半。  啪!  「没让你说话呢。」王武一鞭子抽到阿尔塞莉雅身上。  王武使了个眼色让阿尔塞莉雅安静下来以后和蔼的看着露露。「露露,阿尔塞莉雅今天做了一件错事,你说应不应该惩罚啊。」  「妈妈,犯错?」露露歪着头,然后一笑。「主人,我要爱爱。」  「艾娅,你不是说露露的意识已经恢複到16。7岁的地步了吗?这怎幺和刚会走路没什幺差别呢?」看到露露的表现,王武有些不满的小声对着艾娅嘀咕。  「咳咳,主人,露露是被改造精灵族。我说的16。7岁时精灵族的16。  7岁,换成人类的年龄。咳咳,也就是现在这样子了。」艾娅有点尴尬,谁让她没说清楚呢。  「算了。」王武狠狠的瞪了眼艾娅。「别有下次了。」  王武看了呆萌的露露,重新整理了一下语言后说道:「露露,阿尔塞莉雅犯错了,帮主人惩罚她一下好不好?」  「好!」露露十分夸张的举臂一呼,呆萌萌的脸上一脸的高兴。  「好。艾娅,你去教她。教不好下一个惩罚的就是你。」王武挥挥手让艾娅带露露到一边教育去。  艾娅听到王武命令连忙亡羊补牢的拉过露露教她「惩罚」阿尔塞莉雅的方法。  乘着艾娅教露露的空閑,王武来到了阿尔塞莉雅面前揉捏着阿尔塞莉雅的双乳,笑着调戏道:「阿尔塞莉雅,我真是不懂你怎幺想的。你居然违背了爱奴契约,你可知道违反的后果。」  「啊呜,对不起,主人。」  乳头被揉捏的阿尔塞莉雅立刻就有了感觉,刚才的高潮远远无法满足她的饑渴?可是想到拉夏的坚毅的眼神,她的内心也是相当的煎熬。  「阿尔塞莉雅,今天居然这幺能忍,是不是真想背叛我啦?」  阿尔塞莉雅并不算大的乳房没法留住王武的一双大手,王武轻笑着,一只手摸向了阿尔塞莉雅如同泥泞小道的小穴,另一只手则抚摸着阿尔塞莉雅光滑肚子。  小穴被摸的一剎那,阿尔塞莉雅便仿佛被电一样双腿本能的夹紧,然而这样根本没法阻止阴唇被王武剥开,阴蒂被揉捏。  「哈,哈,哈。」阿尔塞莉雅大口喘着粗气,她在压抑着自己的渴求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神智。可是她湿润的眼睛已经透露给王武,现在的她只要稍微再被挑拨就会被内心的洪水猛兽吞没。  「不,主人~ 我不是背叛您~ 」  「那你还给拉夏指谋划策。」  「哈哈,主人您只是要我看守拉夏的行动,没说不许我……」  「呦,还会玩语言游戏了。」王武抽出自己沾满淫液的手指放到阿尔塞莉雅的面前,不用王武吩咐阿尔塞莉雅就吐出了自己的舌头舔舐起来。  粉红而柔软的舌头舔着王武的手指,淫水的味道从手指传递到自己的味蕾,羞耻的感觉在阿尔塞莉雅的内心蔓延。变硬的乳头被揉捏着,阿尔塞莉雅一脸癡迷的望着着王武。这是她的主人最喜欢看她干的事情,而她也很乐意做这些事情,从这些事情裏她能感觉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你真想帮助拉夏吗?」手指夹了一下阿尔塞莉雅湿润的舌头让她稍微从发情的状态裏清醒一下以后王武笑道。  「哈~ 」舌头被夹了一下,阿尔塞莉雅有些幽怨却没收回舌头。正常在她舔完沾着自己淫水的手指以后王武就用以各种理由把她按在地上做爱,可是现在她卖力的舔完以后王武居然没给她肉棒,还夹了下她的舌头,但是就是这样她也继续的舔着王武的手指,讨好着王武。  「还以爲你能忍多久呢?」王武笑道,阿尔塞莉雅幽怨的眼神自然没能逃出王武的目光。  「好了,给你个机会。你真的想帮龙之勇者拉夏吗?」  「想。」阿尔塞莉雅脸上挂着羞涩话语却没有犹豫。  「等今天的惩罚过,就给你这个机会。」王武将阿尔塞莉雅从架子上解开,从暗次元空间中取出大床和道具,躺在床上继续命令阿尔塞莉雅道:「东西穿好,自己上来。」  「嗯。」阿尔塞莉雅看着王武丢在床一边的道具,心裏很是有些羞涩,却又有些痒痒的。在王武赞许的目光下一件一件的奇奇怪怪的道具都慢慢的穿在了身上。  一对金色的乳环穿在阿尔塞莉雅的乳头上,左侧的乳环上挂着一张写有性奴王的卡片,右侧的乳环上则挂着一个金色的铃铛,只要一动便会发出叮当的响声。  脖子挂着一个项圈,项圈的内圈毛绒绒的很舒适可是却有一条牵绳从项圈延伸到王武的手心裏。一个犬耳发饰带在头上,一对犬耳摇啊摇的,配合着阿尔塞莉雅羞涩的眼神真是绝了。  「主人,没尾巴吗?」知道我有机会可以让主人允许自己帮助拉夏的阿尔塞莉雅立刻讨好的询问着。每次王武拿出这些道具的抖喜欢牵着她让四肢朝地的遛一圈,可是现在一切都在这裏却少了一只狗尾巴肛塞。  「不急,今天晚上没必要遛你。先坐上来。」王武说完对远处的艾娅喊到:「还没好吗?艾娅?」  「主人,马上就好了。」  「主人,前面,还是后面?」阿尔塞莉雅红着脸爬到王武身上,熟练的从王武裤子裏掏出炽热的肉棒。  「前面,后面等会还要留着惩罚你呢。」  不去想王武究竟会怎幺惩罚自己,阿尔塞莉雅低下了高贵的头,吐出舌头将王武的肉棒湿润一番后才对着自己已经湿润的小穴猛坐下去。  「呜~ 」泥泞的小穴刚被王武粗大的肉棒扩张,阿尔塞莉雅就情不自禁的发出了诱人的轻哼。  「阿尔塞莉雅,我多长时间没有操你了啊?」  「快,一个星期了,主人。」  肉棒进入顺滑的腔道以后阿尔塞莉雅很自然的摇晃起了身体,什幺忍耐,什幺廉耻这个时候她通通都比不上身体交合産生的快感。  「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偷偷自慰啊?」  「有。」被目光注视阿尔塞莉雅恨不得将自己变成一只鸵鸟,只要头一埋什幺都可以装逼不知道。  「怎幺不主动向我说啊?」王武淫笑着调戏阿尔塞莉雅。以阿尔塞莉雅的性格偷偷自慰就了不得了,王武还以爲阿尔塞莉雅会说她一直在忍耐呢。  「哪有机会……」阿尔塞莉雅。  「什幺?」  「没,没什幺!」  「阿尔塞莉雅,你真可爱。」  一边调戏着阿尔塞莉雅一边感受着阿尔塞莉雅致命的腔道,王武很快就有了感觉。一阵阵浓稠的精液喷发入阿尔塞莉雅的小穴,让阿尔塞莉雅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染上了自己的气息。  也就在这个时候艾娅笑吟吟的拉着露露的手回来了。「主人,露露教育好了。  呀,主人正在调教阿尔塞莉雅呀。对不起,主人,我打扰您了。」  「没打扰,艾娅等会就惩罚你!看你还敢小坏蛋还敢这样玩弄主人。」王武瞪了一眼艾娅。从艾娅笑吟吟的脸上能看到一点不好意思就出鬼了,艾娅肯定是故意算好了时间。  「对不起,主人~ 不过主人,要怎幺惩罚艾娅呢?」艾娅把自己的小裙子拉到胸口位置,露出了自己装满精液的小肚子,装着可怜的说道。「是要把艾娅的小肚子在变大一些,还是要把艾娅的肠子裏面也灌满主人的精液,让艾娅一张口就是浓浓的精液味呢?」  「艾娅,你这个小坏蛋别勾引我。今天晚上是惩罚阿尔塞莉雅,不是给你这个小坏蛋加餐的。」  就在王武和艾娅打情骂俏的时候一个可怜兮兮的声音冒了出来:「主人,露露要夹不住了。」  露露的声音立刻就吸引了衆人的目光。  只见露露一脸可怜的注视着王武,红色的眼眶中满满的泪水随时就要决堤。  她身上穿着的紧身兔女郎服被艾娅用剪刀剪了一个口子把她的胸部已经小穴屁股  都露了出来,小穴裏被插了一个一点点滑出就要从小穴裏脱落的水晶双头龙。  露露的双腿紧夹,双只手隔着空气围在双头龙的四周却可怜兮兮的不敢去扶那个就要掉下来的双头龙。  露露一紧张淫水分泌的更加旺盛了,而双头龙也在淫水的顺滑下「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双头龙的掉落就像是压倒露露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露露的哭嚎声,她眼眶中的泪水立刻爆发出来,在可爱的脸蛋上划出了两道长江。  「露露别哭,到主人这来。」  露露还没靠过来以后阿尔塞莉雅就立刻从王武身上爬起,站到一边有些嫉妒的看着露露在王武怀裏撒娇。  「露露,怎幺了?」露露坐到怀裏让露露握住了自己炽热的肉棒并且安抚了好一会以后露露的哭泣才停下来。  「大坏蛋,大坏蛋艾娅一直要我想起那些我不想想起的东西。」露露抽泣着擡头看着王武。「主人,露露不想想起以前的东西。露露只想做主人无忧无虑的小兔子。」  「露露,艾娅刚刚又让你想以前的记忆了?」  「嗯,她还要我用小穴夹着双头龙不许用手扶,她说,她说如果我要用手扶或者从小穴裏掉出来我就会被主人抛弃,永远是一个孤单的小兔子了。」  露露的样子十分的可怜,她的双只大大的粉红兔耳沮丧的披在脑后,可爱的脸蛋上还挂着些许泪珠,唯有双手还在按摩着王武的肉棒。这一方面是讨好,一方面也有是爲了让自己安心。  「咳咳,艾娅把你肚子裏精液挤出来些给露露。」王武咳嗽的一声,看着艾娅装作严肃的说道。同时他做了个手势表示下次会补偿给艾娅。  艾娅心裏愤愤的诅咒了下露露,以后脱掉衣服扎起马步,然后从暗次元空间裏掏出了个葡萄酒酒杯放在小穴下。最后艾娅手按着自己的肚子,随着她小腹淫纹的一闪一闪一股时而粗时而细的「精流」缓缓的流入酒杯。  「主人,露露不要精液,露露只要主人。」露露认真的看着王武。  一旁的阿尔塞莉雅神色複杂的轻轻歎道:「露露,如果你不恢複记忆你怎幺能跟的上主人的脚步呢?」  「主人不会……」  「主人身边的女孩子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如果你一直不恢複记忆的话以后一定会被其他女孩子抢走在主人身边的位置。」  「主人……妈妈说的是真的吗?」露露沈默了片刻然后望着王武一脸的不敢相信。  「露露,放心吧。主人怎幺会不要露露呢?」王武亲和的说道。  「露露,好了,这是主人的精液。」艾娅很不高兴却也还是摆出了友善的态度。  露露意识被修改的她最喜欢的就是王武的精液和和王武做爱了,可是她现在却没接过艾娅递过来的杯子,她仍旧盯着王武——她能隐约感觉到主人实际上还是希望自己恢複自己不想恢複的记忆的。  「主人希望的话,露露会努力想起以前的记忆。哪怕,好痛,好痛,好痛。」  露露的脸上只剩下了沮丧。  「露露,和勇者大人做爱的时候你还会痛吗?」一个具有魅惑力的声音从露露的背后响起。  「不,不会。」听到那个具有魅惑力的声音露露一楞下意识的回答道。  「既然和勇者大人做爱的时候不会痛,那你就和勇者大人做爱的时候再努力回忆以前的记忆怎幺样呢?」  「主人可以吗?」露露如同抓住救命稻草望向王武。  「可以可以。」王武连忙回答道。  「谢谢主人。」听到王武肯定的答複以后露露的表情立刻松了下来,不过她  突然又想起了什幺从王武身上跳下以后拿起被阿尔塞莉雅收放在一遍的双头龙重  新插回自己的小穴。「对不起,露露任性了。」  「没事,接下来你帮我惩罚阿尔塞莉雅吧。」  「好的,主人。」  「你怎幺过来了。」王武小声问向蒂娜。  「勇者大人。如果我不来的话估计那个眼裏只有你的小兔子就要崩溃了。」  蒂娜向王武自信一笑。「放心吧,勇者大人,经过我这幺长时间的安眠曲安眠,兵营裏的士兵今晚是不可能醒的。」  「蒂娜,这次真是多谢你。不过,你怎幺想到安抚露露的啊。」王武很好奇。  他也敏锐的感觉到了露露神情的不正常,如果不是蒂娜安抚的话他刚刚就打算再修改一次露露的意识了。  「勇者大人,您不用向蒂娜说谢谢。从你杀人大章鱼的那一刻蒂娜一切都是属于您的了。」蒂娜很自然的说道:「蒂娜是美人鱼啊!美人鱼可是有诱惑力能洞察人心的种族啊。」  蒂娜注视着王武,对于意识被修改的她来说面前这个喜欢女色的男人虽然有些讨厌可是他是却是杀死大章鱼的勇者大人。按照她的誓约无论杀死大章鱼的是什幺样的人,她的事一切都会属于那个杀死大章鱼的人。所以因爲誓约她会努力的在王武面前表现自己,把自己的一切都送给王武。  只是意识被修改的蒂娜永远也没法和自己真正的勇者相见。她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只是属于某个窃取了勇者胜利果实的混蛋,而她的真正的尤利西斯,现在还没有和她见面。  「勇者大人,蒂娜爲您解决了露露的问题,勇者大人能不能给露露一个奖励呢?」蒂娜媚笑道。  「那你想要什幺呢?」  「当然是主人的精液啦。」蒂娜手向艾娅一指。让正拿个酒杯的艾娅一楞。  「只要有那些充满活力的精子,我一定会爲主人怀上健康的宝宝。」  「咳咳,我等会做爱射给你就是。别向艾娅要吧。」  「给你,沾了空气,我不要了。」艾娅面无表情的把酒杯塞到蒂娜的手裏。  可恶,这女人,这是什幺意思挑战我在意主人心裏的地位吗?  「谢谢。」蒂娜仿佛没察觉到艾娅的不爽,手指一挥酒杯裏的精液便如同有生命的小蛇一样一路游走最后全进入了娇嫩的小穴之中。  ……  ……  万米之上的高空,一个娇小的身影躺在一只巨大的黑猫上。  「好无聊,接下来的你帮我看一下吧。我困了。」  「哎,主人。不要啊,不是你要来看的吗?怎幺现在又不看了,还非要我帮你看。」  「我还以爲捉摸现任龙之勇者的人是什幺样的人呢?原来只是个色坯。」娇小的人影很是不屑。  「那主人你知道那个杀人鬼事什幺样了吗?」  「杀人鬼关我什幺事,反正龙之勇者不会是就是了。哈,好困~ 」  「那也没必要非要我在这裏看着他们做爱啊!」  「我感觉可能有些意思帮我盯一下啦,到时候你喊我一声反正你也没有过性生活。」  「主人!人家也会有需求的呀。主人!」  娇小的人影没有回答,隐隐的发出了熟睡的咕噜声。  「主人?主人,别睡啊!主人你不也是处女吗?别让我一个人看啊,人家也会痒的呀,主人!主人!万年老处女主人!」  噗呲!  雷电从娇小的人影指甲爆发。「别忘了帮我盯着。」  「喵呜!亿万年老处女主人!」雷光闪过,那只巨大的黑猫很是心疼的舔着自己才梳理好的毛发。  噗呲!  噗呲!  噗呲!  这次直接三只雷蛇从娇小人影的影子中冒出让巨大的黑猫爆发一声惨叫。  喵呜! 天空中陆续划过的雷光让塔吉城不少渔户在夜晚惊醒并打消了最近几天出海  打渔的计划。除了极少数的人能隐约感觉到天空上的猫叫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