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迷失在非洲丛林中的白种人妻!!!!!!!!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迷失在非洲丛林中的白种人妻!!!!!!!!
当时间继续流逝着,我感觉好像是度日如年。最终我们来到了东非大草原处的一个小村庄。这个小村庄 有许多小小的茅草屋。篝火上正在做着饭。  这个小村庄 的人们都在忙碌着手头上的事情。我们就像是走进了一个科幻电影《泰山》中描绘的那种远古或者原始社会的场景。  Oh是的,这 终于有女人了。我不再是群体中唯一的女性了。不过我还是唯一的白种女性。但是那种群体中唯一的女性的日子一去不複返了。  小村庄 的这些非洲土着全都是赤裸着上半身。我那坏老公汉克这会儿正在欣赏着他现在看到的一切。小村庄的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视着汉克和我两个人,用一种我们根本听不懂的当土语交谈着。  贾瑞卡把我们两个人带到村长面前,介绍我们和村长认识。村长的名字叫做祖玛玛。就像这个小村庄 的其他人一样,村长祖玛玛也是一句英语都不会说。  村长一边和贾瑞卡打着招呼,一边激动的紧紧地握住我们的手,然后村长用手指着一个茅草屋。贾瑞卡对我们说这就是村长给我们安排的住房。  看着这个茅草屋,我们是激动不已。我我们走过了漫长的旅程才从都市 的假日酒店到这个东非热带大草原深处的这个简陋的小茅草屋,我也紧紧的握着村长的手,再一次感谢他的盛情款待。  接下来贾瑞卡就领着我们两个人,向我们展示这个小茅草屋 边的情况。我一边听着他的介绍,一边在想‘草他妈的的,这是一个什麽鬼地方,就连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住的地方都比这 好’。但是当我们从外边向 张望的时候,我紧紧地闭上嘴一个字都没说。  贾瑞卡安排着手下人把我们的行李摆放进小茅草屋。所以当我们两个人进到这个小茅草屋的时候,感觉上还不是糟的一塌糊涂。  小茅草屋中间有一堆小小的篝火,但是茅草屋 的通风情况不是很好。而且我们还要很小心,如果不小心把这堆篝火弄大了,一个是烟熏火燎的熏着自己。还有就是可能失火把整个房子烧掉。  贾瑞卡用手指着旁边的小河告诉我们说就在那 洗澡沖凉。同时还告诉我们在这条小河 洗澡沖凉在任何时候都很安全。  贾瑞卡最后说这个小村庄 的人正在準备一个欢迎宴会,天黑之前大家跳舞唱歌烧烤来欢迎我们的到来。            **** **** **** ****  当我们的所有东西一被放进我们的房间 之后。我收拾了一下就準备好去小河 洗澡沖凉了。我穿上黑色蕾丝比基尼内裤和纯白色的胸罩。汉克只穿着他的短裤。我们拿着了我们的毛巾和肥皂就往河边走去。  当我们一来到河边的时候,我们被眼前美丽动人的风景给惊呆了。眼前的景色实在是太漂亮了。一条长长的银链般的瀑布飞流直下跌落进一个巨大的水塘。整个景色美丽壮观巧夺天工。和河水的温度刚刚好,不冷不热的感觉很舒适。  我们全身上下用肥皂仔仔细细地清洗了一遍,然后站到飞流直下的瀑布下边用这最清爽洁净的水来沖洗。到目前爲止,这是我们一路上遇到的最美好的事情了。  接下来还有什麽是最好的事情呢,哦!见到了我这一生中从来没有见到过的那些非洲当地土着黑人的那些乌黑硕大,雄健坚挺的大鸡巴应该是排名第二的最美好的事情了。  当我们畅快淋漓地洗完这个世界上最干净,清爽的天然淋浴之后。我们两个人舒舒服服自由自地往回走的时候,汉克笑道:【这个部落的男人们将会喜欢你今天晚上身上在我的乳房,我能看到他在说什麽。我已变成纯粹的胸罩透明,一次是湿的。它没有隐藏的事,你可以看到我的乳头,通过它,甚至我有我的右侧乳房的底部模具。我笑着回答说,你认爲他们会喜欢这个样子吗?  我低头朝着我那沈甸甸鼓涨涨的胸部上一看,就明白汉克说的是什麽了。当我那纯白的乳罩被河水浸湿以后,整个乳罩变得完全透明了。整个乳罩遮盖不住任何东西。透过完全湿透的乳罩能清清楚楚地看清我乳房和我的两个乳头,甚至能看清楚我右边的那个沈甸甸充实饱满的右乳颤动的曲线】。  我不知道怎麽的了,居然笑了起来,笑着回应道:【你是不是认爲他们这些非洲土着会很欣赏我这个白人家庭主妇这幅赤条条的模样?】。  【他妈的是的,我知道他们会】汉克喘着粗气地回答说。  当我们一回到这个小村庄的时候,我看见贾瑞卡这个道貌岸然的导游是第一个注意到我的乳头已经从乳房上硬硬地挺了出来。  当我们走回我们的那个十分简陋的小茅草屋的时候。我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他已经发现并注意到了。接着我看见这个小村子的村长和其他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睁大了眼睛用火辣辣地目光聚焦在我那已经形同透明的纯白乳罩包裹着的充满弹性随着步伐上下不停微微颤动的像两只小兔子一般的乳房和那两个坚硬挺立的紫红发黑的乳头上。           **** ***** ****** *****  当我们一进入我们的那间小茅草屋,内心中聚集起来的熊熊欲火让我一下子就变得像一头发情的雌兽一般的疯狂起来,我像一只八爪鱼一般一下子就把我老公汉克紧紧地抱住,準备当场就把汉克就地正法。我身上那仅存的像几个小布片一般的性感诱人的内衣和我雪白丰满的肉体一起正在让我变成一头雌性勃勃的野兽,激发起我内心深处想要和雄性交配的欲望。  我正在进入一种我从未知道或者说是想像过的疯狂狂野的状态。我正在开始进入一种要挑逗我所遇到的所有男子或者说还未真正发育成熟的男孩,换句话说,就是我可能遇到的一切雄性动物。这是比我自己在年複一年的挑逗刺激我的丈夫,点燃我老公的欲火,让我老公尽情地操我,更让我感到欣喜若狂的事情了。  但是我一点都不知道我老公很喜欢看到其他的男人们用他们的大肉棒当着他的面开发他的老婆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们房间 的床上除了一个表面用树叶和茅草编织的竹垫子之外空无一物。我真是很意外这个竹垫子还不是很硬。我们还真是要适应一下。这个竹垫子一点都不像我们家 的席梦思床。但是不管怎麽说比我们睡过的简易行军床还是要好一点。  我像一头兇猛的雌兽一般一下子就把还穿着湿漉漉的大裤衩子的汉克仰面朝面四仰八叉地推倒在竹垫子上。  我双眼中冒着熊熊的欲火俯视着汉克,大口地喘着粗气说道:【眼前的一切已经说明我有多麽的饑渴,你最好马上把这个湿漉漉的大裤衩子脱掉!】  当汉克开始脱下他那条大裤衩子的时候,我也手忙脚乱气喘吁吁地把我那个湿漉漉而已经完全透明的纯白色的乳罩扒了下来,扔到了一边。  汉克喘息着说道【MMMMM你那硬硬的乳头已经说明了一切。你的小穴是不是已经完全湿透了?】。  我用手解开胸前已经完全湿透,让我的一对丰乳完全暴露出来的乳罩,任其滑落到了地上。然后我用手指勾住我的黑蕾丝镶边的三角内裤的边儿,把几乎就像是一个窄窄的布条一般的三角内裤勾了起来。  我的双唇之间冒出了一阵充满诱惑的呻吟声:【mmmmmm~~~ 是的,我下边已经湿透了~~~~】话音未落我就用说把这个几乎完全陷入股沟湿漉漉紧贴着皮肤的黑蕾丝内裤褪了下来,让它无声地坠落到了我的脚边。  我用脚把还套在我脚踝上的内裤踢开了。缓缓地走到了竹垫子前,用手把仰面朝天的躺在竹垫子上的汉克那根不硬不软的大鸡巴握住,开始上上下下用力地套弄了起来。  【Mmmmm~~~ 让这个东西硬起来!宝贝。我 边现在就需要它~ !】我饑渴地说道。  汉克没有让我失望。他那根大肉棒一下子就像石头一般的硬了起来。我把嘴凑了上去,粉红娇豔的双唇一张,就把眼前的大肉棒深深地含进了嘴 。  汉克长长地喘了一口气喘息道【哦,上帝,感觉真是棒极了!】我一边用拇指和食指圈住汉克的大肉棒上上下下的套弄,一边不停地鼓胀着腮帮子用力地吸吮着汉克那已经坚硬无比地大肉棒的紫红发黑的龟头。  在我强有力的进攻之下,汉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随着我的节奏向上挺动着他的屁股来对抗着我的无与伦比的诱惑和刺激。  我知道我的体力也不能允许我这样剧烈的运动太长的时间。而且汉克随时都可能把他那滚烫的精液射进我的嘴 。  而我则更需要让这股滚热的精液射进我的小穴 ,来浇灭我那全身上下已经完全把我烧焦的欲火。  汉克斯失望,我停止吸吮他的努力公鸡和他,因爲我把我的腿,背负他的腰。我达到了我的双腿之间,把汉克斯努力,现在我的手在湿公鸡和排队到我的湿润阴道。有一次,我到我的炎热和潮湿的猫洞,我慢慢地掉了下来,一字排开。一旦它一直在我 面,我呻吟着,【哦,上帝YESSSSSSS。  当我停止吸吮汉克的大肉棒的时候,汉克露出了一股失望的神情。但是我则是不管不顾地双腿一分,骑跨到汉克的腰上。我伸出两只手握住汉克那坚硬无比,沾满了我的口水的大肉棒,把大肉棒对準了我的小穴。  当大肉棒的黑红发紫的龟头对正了我滚烫发热的蜜道口的时候,我慢慢地沈下了身子对着这只傲然挺立的大肉棒坐了下去。  当这整根坚硬无比的大肉棒完完全全地没入我的体内的时候。  我充满了无限满足地大声呻吟起来【OHGODYESSSSSSS】  而我那仰面朝天四仰八叉地躺在竹垫子上享受着他已经欲火熊熊的鹹腥老婆的服务的坏老公汉克这时候则不失时机地伸出那对禄山之爪,紧紧地抓住我那对垂吊在他眼前的丰满雪白的奶子,并用手指撚动起我那对已经坚硬无比变得有些发紫的大奶头四下转动起来。  而我则开始像坐在一根定海神针上一般,不停地上上下下的起伏挺动着身体,上帝啊!他的大鸡巴在我体内滑进滑出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汉克喘着粗气大声叫喊着:【你的小逼 实在是操她妈的太热了!告诉我你不喜欢把你的那对让人犯罪的大奶头给这些黑鬼们看?】紧接着,汉克放开了我的一只乳房,伸手到我的骑跨在他腰间而大大的分开的两条雪白结实的大腿之间。  当汉克的手指开始挑拨玩弄起我那已经完全红肿发硬的小小的阴蒂的时候,我正好也要兴奋起来了。  我大声地呻吟喘息道:【哦是的,是这样的。当那些当地的黑人们看着我的样子让我变得十分的饑渴和兴奋】汉克接着说道:【你应该知道今天晚上当这些黑人一想到你那两个漂亮迷人的小奶头的时候,他们的大鸡巴一定会高高的挺立起来,打着哆嗦悸动着】我听到汉克这番汙言秽语之后,我那已经被性欲之火烧灼的发烫变红的肉体一下子好像又被浇上了一桶滚油。  哦,上帝,我的整个大脑都晕眩起来,满脑子都是一根长长的黑色的大肉棒在我的腔道深处猛烈地进进出出的插进插出的场景。  我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开始幻想着我正在骑跨着的并不断地在我腔道 进进出出的大肉棒变成了一根黝黑发紫的坚如磐石的大肉棒。  汉克接着说道:【也像这 的其他女人那样,上半身不穿任何衣服,赤裸着怎麽样?当你那可爱的两个大奶子颤巍巍的上下弹动的时候,你的大奶子会让这 的所有男人都变得呆癡癡的像一个个傻瓜一样。我知道当你的大奶子出现在我的眼前的时候,会让我疯狂起来的。  现在看看你。你他妈的的是喜欢他们看见你那已经发硬的大奶头。我们离开这 以后我们就永远不会再见到这 的任何人了。你打算说什麽,看上去是像让这 的所有人明天早晨都看到一个出人意料的惊喜。】  我现在的性高潮如同火山一般就要沖破大地的约束喷射出来了。当想到这些非洲黑人土着的长长的大鸡巴正在坚定地操着我的肉体。当想到我要袒胸露怀把雪白丰满娇嫩的上半身袒露在衆目睽睽之下之下时。  我彻底地疯狂了起来,我上上下下地在汉克的大肉棒上起伏着,摇摆着,沈下去,提起来,循环往複全速地驰骋着。  汉克那充满魔力的手指玩弄着我的阴蒂,汉克的奇谈怪论同时刺激着我沖上了性爱的巅峰。  我大声地喘息着,呻吟着,一点都不想有任何的压抑。  【!我渴望着把我的大奶子……给他们看! .。我要死了~ 我要飞了!】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叫喊着。  当性高潮像一股强大的电流一般击穿了我的全身的时候,我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整个身体像一条发情的母蛇一般不停的扭曲,摇摆,卷曲,颤动。  汉克则双手十指大张,死死地扣住我的两瓣不停地上下挺动着的屁股,手指深深地陷进了我那雪白丰满的臀肉,把我的屁股紧紧地压在他那根高高挺立着的坚硬的大肉棒上边。      汉克大口地穿着粗气道【mmmm~上帝我要射了】  话音未落,汉克的大鸡巴就开始在我的体内扭动,抽搐,哆嗦起来。汉克那滚烫浓烈的热精一下子就灌进了我的腔道。  我被这股烫人心肺的热精一下子就烫得肌肉一下子就绷紧了,就像一块完美无缺的白色大理石一般随着汉克的爆发而上下抖动。与此同时,我那完全绷紧的两片阴肌紧紧地夹持包裹着那根不停地发射的大肉棒,把喷射出来的热精一滴不剩的吸入了子宫。  我俯下身去,表情放松愉悦地对我老公说道:【谢谢你,亲爱的,我就是想要。】  接着我给我老公汉克一个长长的法国式热吻。  当汉克的已经精疲力尽的大肉棒还插在我的蜜道 的时候,我就坐了起来。我感觉到这只大肉棒刚刚射进我的体内的热精开始顺着那根已经变软的大鸡巴和我已经放松下来的阴唇之间的缝隙一点一点的流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之间被所看到的景象惊呆了。我看见我们的小茅草屋的门不知什麽时候被打开了。我们的导游贾瑞卡正站在门外目不转睛地注视我这个白种女人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正坐在我老公的大鸡巴上。  就像我说的那样,我完全被惊呆了,但是我却出乎意料地没有发出任何尖叫声。也没有试着去找件衣服什麽的把我那赤条条的雪白丰满的身体遮盖一下。我只是一动不动呆呆地坐在我老公汉克的大鸡巴上也静静地和贾瑞卡的目光对视着。贾瑞卡接着就把我们的房门关上离开了。  我甚至没有和对此一无所知的老公说一句什麽。这让我内心中感到很滑稽。我不知道贾瑞卡站在那 看我们的这出活春宫戏有多长时间了。我只是敢肯定当贾瑞卡看着我和汉克的这场精彩无比的活春宫戏的时候一定是也跟着性高潮了。  我不敢肯定我是不是要把这一切告诉我老公。但是我敢肯定的是我已经感觉到了当贾瑞卡已经看到我这个白种女人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正在和一个男人性交,做爱的时候的所有的性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