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异能催眠之神雕篇][03]作者:lllxxxjj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异能催眠之神雕篇][03]作者:lllxxxjj3
第三章自我欺  黄蓉不停的叫着是你操的我舒服,娇媚的脸上满是春情的红潮,她的情欲已经完全放开,爲了那让她疯狂的爱欲,她再也无法去顾忌其他。  「用力~ 过儿……你操的我好舒服~ 啊……用力……操死我了!好舒服~ 」  黄蓉的浪叫显示着她的情欲有多麽的强烈。  她的肉穴中那紧窄的花径,滑腻的触感,淫媚的呻吟以及那布满春情,时而满足的看着自己的神情,都让陈峰充满征服者的满足。  在激烈的交媾中,纠缠着的两人不时交换着自己的体液,黄蓉那香滑的小舌除了呻吟浪叫,基本就没有收回到那性感的小嘴中。  她不时如同雌兽般吐出小舌,以方便陈峰的大嘴的侵犯。  「啊……是你操的我舒服……恩……过儿……能再深些吗?……恩……  就像刚才那样……唔……「  黄蓉羞涩的呻吟着,说出来的淫乱话语,让她将头深埋在那个可以做她儿子的少年怀中。  陈峰一怔,接着哈哈大笑,一巴掌拍在黄蓉那丰硕的乳房上,引起那硕大的乳房蕩起一阵左右的晃蕩。  「怎麽,不是很痛吗?现在却主动让我……」陈峰淫邪的哈哈大笑道。  陈峰一边笑,一边一手拉住黄蓉的那乌黑的秀发,让她的头仰起,好让自己欣赏一下黄蓉她说出这种话时的神情。  「唔……痛~ 」被陈峰拉着头发,黄蓉只向后仰起头,但是羞耻的感觉让黄蓉下意识的将双手捂住自己那红潮密布的娇顔。  「乖,放下手,让我看看……」陈峰如同抖动小孩般摸着黄蓉的头顶,另一只手却上下抚摸着那光洁的玉背,享受着那光滑的触感。  黄蓉双手紧捂着羞涩的脸庞,用力的摇着头,死活不肯松开说手。她现在都有些后悔说出那样的话。  但是刚才随着自己的快感极度的攀升,到达了自己从未感受过的高峰,甚至超出自己刚才高潮时攀升的高峰,让自己忍不住想要去寻找更大的刺激。  在那疯狂的爱欲之下,刚才那刺入自己子宫的痛楚,现在反而让她感到里面发出强烈的快感与瘙痒,让她下意识的就向陈峰开口求欢。  陈峰的兴趣大增,停下自己的动作,抚摸黄蓉玉背的手也收了回来,却摸向黄蓉的巨乳,而抚摸黄蓉头顶的黄蓉手却没有停下。  「乖,郭伯母,给我看看你现在是什麽样子啊?」陈峰淫笑着玩弄着黄蓉。  「别停啊……」如同蚊子般细小的声音从黄蓉的双手中泄露出来。  「哈哈哈~ 」陈峰大笑着,用力捅了一下黄蓉,让黄蓉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  但是接下来陈峰的不动,只是玩弄着那只硕大的乳房。  黄蓉知道他就是要看自己羞耻的样子,否则自己无法再享受到那无与伦比的快感。  没有办法,黄蓉犹犹豫豫的将那葱葱玉指放了下来,将那羞耻的绝美娇顔展现在陈峰的面前,只是紧闭着那双满含春水的美目,但是她因羞耻而泛起的红潮,让原本因快感而呈现出粉红色的美丽肉体,在胸部以上,更是露出红霞般的灿烂。  「嘿嘿!郭伯母,咱们都连在一起了……」说着慢慢抽插起来,淫笑道:「还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啊!!现在的你,只要想办法去享受那销魂的感觉不就好了吗?」  「唔……」仿佛被陈峰说服了似的,黄蓉睁开了那双泛着春水美目,癡癡的看着陈峰。  「哈哈哈,话说回来,郭伯母你还没用回答我,爲什麽要让插得那麽深啊?」陈峰下体的动作又开始加速起来。  「唔……别再问了好吗。给你郭伯母留些顔面吧~ 」黄蓉羞涩的说道。  陈峰心中大笑,此时的黄蓉那里还要刚到书房时的冷漠与后来的愤怒,此时的她在陈峰面前,和被欺负的小女孩没什麽区别呢。  陈峰的大嘴含住黄蓉的性感小嘴,痛吻了几口,才收回舌头对黄蓉说道:「郭伯母,你刚开肯这麽求我,肯定是想要更多的刺激,明知道可以更加的舒服,难道你就不想要了吗?」  「啊……」被陈峰操到了一处快感,让黄蓉发出了一丝呻吟,但听到了陈峰的话后,黄蓉露出一丝犹豫。  但是随着快感的高升,黄蓉的犹豫立刻就被爱液所替代。  接着只听她浪叫着呻吟道:「恩……我……我想要……想要更大的刺激……  刚在你……你虽然……操……操的我有些痛……但是……但是……却让现在的…  …我感到更加的……刺……刺激还有……舒服。「  陈峰淫笑着,心里想到果然上鈎了。  上一世玩弄女人无数,自然知道虽然刺激女人子宫,虽然让女人初时感受到很痛,但是随着快感的剧烈攀升加上自己的异能的刺激,那种刺痛就转行成女人获得最大的快感的地方。  一旦因这种刺激而高潮的女人,恐怕这辈子除了被自己玩弄,恐怕在其他人的面前,永远再不会到达高潮,即使是轻微的高潮也不会,因爲刺激感不够啊。  陈峰狂妄的哈哈大笑着,接着他的大嘴含住黄蓉那性感的小嘴,双方的舌头激烈进行着交锋,刺激的快感让黄蓉迷醉着闭着美目尽情享受着。  偶尔睁开的美目,却是癡癡的看着陈峰,充满春情的美目中,全是爱欲的诱惑。  在黄蓉期待与恐惧中,陈峰减缓自己的抽插速度,却开始进行深深的刺入。  缓慢而刺激的深入,慢慢撑开黄蓉花径深处的花蕊,沖入黄蓉的子宫。  强大的刺激感,让黄蓉深深的倒吸一口气,涨红了那绝美的容顔,直到陈峰的大肉棒全部刺入她的体内,那巨大的充实感与顶端的刺激,才让黄蓉吐出一口气,同时发出一声勾人心魄的娇媚呻吟。  「唔……好深……好涨……」黄蓉仰头吐出陈峰那邪恶的舌头,任由它舔舐着自己玉颈上的每一寸皮肤,自己却用力发出诱惑的轻吟。  黄蓉的双手搂住陈峰的后背,用力向自己的怀中搂着,仿佛要把那个邪恶的坏人融入自己的身体里似的。  陈峰口中含住那硕大乳房,舌头灵活的舔舐着上面的樱桃,还不时侧过脸庞上下摩擦,享受着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触感。  胸前的刺激不下于自己体内的那根肉棒,让黄蓉呻吟不断,搂着他后背的手也变爲抱住他的后脑,想要他更加用力的玩弄自己。  用力拔出大肉棒,在引起黄蓉的呻吟后,又慢慢而又深深的插入,让黄蓉仰起头用力摇晃,来表达自己所感受到得刺激。  接下来,陈峰一下一下的抽插着黄蓉那淫水直流的肉洞,倒不是每次都深深刺入黄蓉的子宫,而是抽插七八下,就刺入黄蓉的花蕊深处,随着速度渐渐加快,黄蓉的性欲又高昂起来。  「啊……啊……啊……啊…………」黄蓉开始还有些呻吟与浪叫,但随着陈峰的速度加快,已经无法再组织言语,只能仰头大叫,发泄着自己获得的快感。  她那披散下来的乌黑秀发随着她的刺激而左右摇摆着,洁白的额头充满了细细的香汗,原本充满春情的美目有些翻白,赤霞的娇顔加上那性感小嘴无意识的的癡笑,以及疯狂扭动着玉颈与身体来表达自己所感受到得疯狂。  显示着身体主人已经陷入爱欲的疯狂,意识中除了情欲恐怕没有其他任何的情感了。  陈峰享受着黄蓉那淫乱肉体,肌肤之间的摩擦,巨乳在脸上的压迫,丰满屁股扭动而迎合肉棒的抽插,那性感的小嘴也不时亲吻着陈峰的脸庞。  随着陈峰抽插的速度渐渐加快,黄蓉的花蕊渐渐被撑开,子宫口的撑大即让黄蓉的疼痛减少,也让黄蓉的快感更加激烈。  子宫口如同口交般吸允着肉棒的龟头,让其进入子宫内来激烈刺激黄蓉的感官,让黄蓉极度疯狂,眼泪与口水都不由自主的流下来,可见其中的情欲有多大。  「啊……@ ![ email=#@ ……#%%]#@……#%%[/ email] ¥……啊……@#¥……¥……」黄蓉疯狂的浪叫着,但是她的语言已经失声,让陈峰完全听不出她在浪叫什麽。  黄蓉的癡态让陈峰大是舒爽,索性将她抱起。  书房内只见一个刚刚十多岁的小男孩,抱着一个近三十岁的美貌妇人。  另类而诡异的画面中,美妇的双手抱住男孩的脖子,头发如波浪般甩动着,双方疯狂的在对方的肉体上索取着快感,双方的手都在对方的身上上下其手的爱抚,舌头在激烈的纠缠,互相吸允着对方口中的液体,肌肤也随着下体的抽插而带来摩擦的快感。  美妇双腿更是用力的勾住男孩的屁股,双方的下体在剧烈的抽插下,发出扑哧扑哧的淫声。  口中的香甜小舌,胸前那对巨乳的摩擦,手上的滑腻而富有弹性的触感,下体更是快感不断,加上眼前黄蓉的癡态,这一切都让陈峰心中的得意感极度的攀升。  终于黄蓉最后如同疯了般的扭动着肥美的屁股,以迎合陈峰的抽插,甚至用那双诱人的双腿勾住陈峰,来加速陈峰的抽插。  随着一声疯狂而高昂的叫声,黄蓉全身泛起赤霞的红潮,双腿用力夹住陈峰,力量之大让陈峰动弹不得。  吞吐肉棒的花蕊,一口含住肉棒的龟头,那原本撑开的子宫口,如雌兽般一口咬住龟头,死死卡主龟头的边缘。  滑腻的花径也紧紧收缩,帮助子宫口来紧紧挤压陈峰的肉棒。  极度舒爽的快感子下体传来,让陈峰也发出一声呻吟。  这次陈峰不準备忍耐,因爲他也发现黄蓉的精神有些崩坏的迹象,他怕在做一次的话,黄蓉的精神崩坏,就会变成没有意识的玩偶了,那样也就没什麽意思了。  反正时间还长,以后慢慢调教,加强她的适应吧。  「好紧……郭伯母,我也要射了……一起高潮吧!」陈峰大叫一声。下体的肉棒膨胀起来,即使是紧窄的花径也阻挡不住。  「啊……好……一起~ 啊!!!不……会怀孕的……不要射在里面……退出……啊!!!!!!」  黄蓉听到陈峰的话。还没有从那即将让她疯狂的高潮中回过神来。  但是突然想到陈峰即将射入她的体内,她一下子回过神来,强忍着即将到来的高潮,努力试图让陈峰退出自己的肉穴。  可是,她已到达高潮的边缘,此时轻微的一拉扯,那稍稍的刺激感,犹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快感一下子爆发出来,。  高潮,无与伦比的高潮,让她此生无憾的高潮。  今天之前,黄蓉只觉得肉体能达到最大的快感,就是自己在那杨过屋顶时的自摸。  但是一个时辰前,她错了,最大的快感是那杨过的安抚。  半个时辰前,她知道自己又错了,最大的快感是那杨过的操弄,那一次她感觉自己放弃了道德和廉耻都是值得的。  但是现在,她发现自己还是错了,这一次的高潮,让她感觉自己真是此生无憾,即使立刻死去都值得了。  黄蓉高潮了,她那诱人的美腿,交叉在一起,紧紧的勾住陈峰的身体,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压入自己的肉洞之中。  双臂紧紧抱住陈峰的脖子,硕大的乳房随着高潮的颤抖,摩擦着陈峰的身体。  剧烈的刺激让她美目完全翻白,性感的小嘴中那条小舌完全吐出,强烈的刺激让它伸直了开来。  随后陈峰的肉棒感觉一股热流袭来,炙热的刺激也让他大吼一声,白浊的精液在黄蓉的子宫中直接射了出来。  「啊……!!!!!!!!」感受到子宫内一股股炙热的液体浇灌到自己的体内,黄蓉又大叫一声,高潮的感觉更加强烈。  紧接着陈峰感觉到一股源源不绝的热流,从黄蓉的肉穴中喷射出来,打在了陈峰的下体上。  陈峰低头一看,竟然是黄蓉的高潮过于强烈,她的肉穴失去了控制力,竟然就这样失禁了。  源源不绝的尿水从肉穴与肉棒的缝隙中泄露出来,如喷泉般洒落在布满淫水的地面上。  在如此之强的刺激下,黄蓉哀鸣着剧烈颤抖了十几下,接着居然就失了神,就这样昏了过去。  陈峰感受着黄蓉肉穴中的舒爽快感,让他搂住黄蓉在她的体内狠狠的射了十几下,才有些脚软的停下来。  「我靠,真不愧是黄蓉,太他妈的爽了。哈哈哈哈……」陈峰得意的大笑着。  低头看向身下的黄蓉。  此时的黄蓉,全身高潮带来的红潮还未退下,高潮的余温让她在陈峰的怀中不时颤抖一下。  那头乌黑的头发因被陈峰的拉扯和快感时的刺激摇摆,显得有些淩乱不堪。  那双勾人的美目因高潮的激烈而完全翻白,性感的小舌吐在外面,口水随着那绝美的容顔滴落下来。  「高潮都完了,怎麽还不把舌头收回去呢?」陈峰奇怪,一探才知道原来黄蓉已经晕了过去,而且还是翻着白眼就晕过去了。  陈峰一笑,接着看着怀中自己的杰作,那对硕大的乳房上布满了蹂躏的痕迹,有着指痕与吻痕,还有被陈峰拍打的巴掌痕迹。  下体上一片狼藉,乌黑的丛林上满是爱液的痕迹,大腿的内侧也有着数道指痕,那是分开黄蓉那双诱人的美腿,和扶着它操弄时留下的。  此时黄蓉那双诱人的美腿还是在大大的分开,缕缕白浊的精液与半透明的阴精,伴随着透明的爱液缓缓的滴落下来,落在地面上那一小滩爱液与尿水中,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现在的黄蓉全身香汗淋淋,散发着淫乱的气息,而视觉上,翻白的眼睛,吐出的舌头,布满指痕的巨乳,淩乱的下体还有全身的红潮,都显示有种被肆意玩弄后的凄美感觉。  现在整个房间都发散着淫靡的味道与气息。  看着自己的杰作,邪恶的陈峰点点头,心中大是满意。  「哈哈……好个淫靡的女侠啊!」  低头看看自己坚挺的肉棒,陈峰面露邪意,心想要不要等黄蓉恢複后再来一次。  「等等,不对……」陈峰突然一惊,凭借着自己异能对灵魂的敏感度,他发现黄蓉的灵魂竟然在涣散。  这还了得,灵魂一旦涣散,就显示这个人要死了。  没想到最后黄蓉的高潮太过强烈,竟然将她刺激到将死。  陈峰喃喃道:「幸好你遇到我,要不然的话,你就死定了,唉!几天的修炼都要用出去了。恩!以后要好好调教她这方面的强度,要不然玩一次就要废一些能量,那我岂不是几天才能玩她一次?」  说着出手止住黄蓉那涣散的灵魂,并且将一股灵魂能力注入到黄蓉的体内,帮助她稳固自己的灵魂。  忙活完后,通过灵魂感受到黄蓉该醒了,陈峰想了一下,起身用黄蓉的肚兜擦了擦下体,然后看着肚兜上的液体汙渍,脸上露出邪恶的笑意。  穿好衣服出了书房,陈峰想要看一下黄蓉恢複理智后的反应。  不一会儿,黄蓉悠悠醒来,高潮的余温还未过去,让她的下体不时颤抖一下,肉穴在颤抖中收缩着,挤出丝丝白浊的精液。  良久,黄蓉的高潮渐渐消去,理智与感官回到身体里面,感受到身体下的潮湿感觉,黄蓉坐起身来低头看去。  去发现自己刚才就在精液,爱液与尿水混合的一滩小水洼中瘫坐着。  接着看到自己身体上的一片淫靡与狼藉,理智恢複的黄蓉呆愣一下,接着默默的爬起身,坐回到书桌前的椅子上。  黄蓉也没有去穿衣服,只是坐在那里癡愣愣的看着木质地板上那一滩小水洼。  不一会儿,黄蓉那绝美面容上,一行清泪顺着娇顔低落下来。黄蓉没有去擦,任由泪水不停的低落在自已一片狼藉的身体上。  黄蓉没有发出任何的哭声,只是在那里无声的流着晶莹的泪珠,仿佛是在无声的哀鸣自己贞洁的逝去。  「只是在流泪吗?」陈峰喃喃几句,接着露出邪笑。  凭借着自己还留在黄蓉身上的异能,加上自己给予她肉体上的征服,恐怕很快就能让其继续沈沦下去了。  陈峰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黄蓉 起头来,看到陈峰走进来,癡癡呆呆的神色终于有了变化,露出羞愤的神情。  看到黄蓉满含热泪的羞愤模样,陈峰的肉棒不由自主的震了一下,似乎有起头的姿态。  陈峰连忙压下心神,自己刚刚用尽了异能才把黄蓉救了回来,如果再起性欲的话,黄蓉今天绝对就可以去地府见她母亲了。  想到黄蓉的母亲,陈峰忍不住暗歎一下,自己来晚了,要不然绝对可以将黄蓉和她母亲一起搞上床,然后从小对黄蓉进行养成模式。  没能感受到那个过目不忘的绝品美女,让陈峰不禁感歎世界上果然没有完美无缺的事情啊!  陈峰摇摇头,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感歎丢出去,回神看到黄蓉又恢複到那种癡癡的神色,直直的看着地面上的小水洼「郭伯母,怎麽就看着那个水洼啊,在回想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吗?」陈峰邪恶的对黄蓉淫笑道。  黄蓉却没有任何反应,根本就不理会陈峰。  陈峰一挑眉毛,接着又说道:「郭伯母,不是在回想那种滋味吗?难道是因爲失身给我,所以不想接受了?」  黄蓉默默的看着地面,对于陈峰挑逗的话语还是没有反应。  陈峰皱起眉毛,紧盯着黄蓉,好一会儿,陈峰才缓缓开口。  「郭伯母,难道是因爲你发现自己是个主动勾引我的淫贱至极的蕩妇,所以……」  陈峰的话还没说完,黄蓉的神色终于发生变化。  「不要再说了!!!呜呜呜呜……」  黄蓉大叫一声,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娇顔,大哭了起来。  呵呵,终于出声了,原因是这样的话,接下来要给她将的心神定位成什麽样子呢?  黄蓉的双手捂住了眼睛,没有发现面前陈峰的脸上满是邪恶。  「郭伯母,乖,不要哭了!」陈峰思绪一下,接着上前抱住黄蓉。  一只手搂着她的柳腰抚摸,另一只手抚摸着黄蓉赤裸的玉背。  感受到那双魔手的抚摸,黄蓉全身一阵,摇晃着身体似乎想要甩开陈峰的魔手,却不肯将捂着哭泣的脸的双手放下。  但是这样的方法显然毫无作用,反而将那布满蹂躏痕迹的巨乳,晃的乳浪如果冻般的晃悠,看的陈峰的心里直痒痒的。  当是想到黄蓉的承受能力,陈峰只能暗歎一口气。  「郭伯母,别哭了,今天的事情不是你勾引我的……」陈峰说道。  听到陈峰的话语,黄蓉的哭声渐渐小下来,显然是想要听听陈峰的理由。  「今天是我强奸你的,你只是因爲一些事情而被我胁迫罢了!」陈峰沈声说道。  听到这里,黄蓉忍不住放下双手,露出泪眼朦胧的凄美脸庞。  陈峰从她那泪水朦胧的空洞美目中,看到那如同落水人抓住稻草般的期待与希望。  陈峰心中淫笑一下,冷着脸说道:「开始的时候你只是顾忌到郭伯父特别关爱我,如果伤害了我的话,郭伯父那边无法交代,所以才没有强烈反抗。」  看着黄蓉空洞的美目终于有些神采,陈峰冷笑接着说道:「接下来的时候,我已经脱去了你的衣服,这个时候如果你杀了我,事后有无法骗过郭伯父的可能,而逃出去的话没穿衣服有被郭伯父发现的可能,那样更无法交代。」  「所以,在我的胁迫下,你只能强忍羞辱被我玩弄,那样的话只要事后郭伯父不知道,郭芙不知道,那你还是好妻子,好母亲。」  「我想你当时是考虑了爲了丈夫和女儿,而且已经被我脱光了衣服,如果让我告诉郭伯父的话……自己受到些羞辱不要紧,只要不让他们伤心……」  陈峰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黄蓉的神色,当陈峰说到——只要郭伯父他们不知道,你还是个好妻子,好母亲时,黄蓉仿佛真的抓住了救命稻草,眼睛中充满了希望。  而听到爲了丈夫和女儿,所以自己才强忍着羞耻被玩弄时,黄蓉终于开口,只是她的声音期期艾艾的让人怜惜。  「我……我真的是因爲这样吗?」  其实陈峰这个烂理由,恐怕稍微有些智商的人都会发出鄙夷,但是对于此时的黄蓉却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当然是这样了,你自己必须相信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郭伯母你不就是个勾引自己子侄的淫贱蕩妇了?」  「不,我不是!!!!我是爲了不让丈夫和女儿伤心,才被你胁迫强奸的」  黄蓉大叫一声,声音之大有种歇斯底里的味道。  「好!好!好!你不是……是我强奸你的……」陈峰冷着脸说道。  黄蓉接下来不停的说着我是被逼的……仿佛要将自己催眠了一般。  陈峰心中大笑,聪明如女诸葛的黄蓉,也会将这种理由当成救命稻草。  苍天可见,自己可是完全没有使用异能,现在的情况却是黄蓉主动在进行自我催眠。  过了一会儿,看到黄蓉还在不停的喃喃自语着,陈峰淫笑着一巴掌拍在黄蓉的玉背上。  「啪!」  黄蓉被拍的一痛,羞恼的转头看向陈峰。  「郭伯母,你现在被我强奸了,这已经是事实了,如果你不想被郭伯父知道的话,从今以后就要听从我的命令,只要我想操你了,你就要随叫随到……」  听到陈峰的话语,黄蓉露出羞愤的神色,怒斥道:「妄想,我现在就杀了你!」  虽然黄蓉神色愤怒,但是陈峰从她灵魂深处感受了期待与渴望,陈峰心中淫笑,果然只是表面而已。  「郭伯母,我刚才出去将我们刚才发生的事情写在之上,藏在了一处秘密的地方,不过还有可能被郭伯父发现的,你杀了我的话,虽然你也有可能先找到,但是如果被郭伯父先发现的话……」  陈峰哪有写什麽东西啊,只是感受到黄蓉灵魂内的期待,给她个理由接受自己的胁迫而已。  果然,听到陈峰的话语,原本高举右手準备杀掉陈峰的黄蓉,脸上变幻成绝望的神色,接着发下了右手。  「我……我今后会听从你的命令,请你千万不要让靖哥哥知道,我不想去伤害他们……」黄蓉绝望的闭上双眼,又一行眼泪流了下来。  靠!这个女人的演技随着这次性爱有所升高啊,如果不是自己能感受到她灵魂上的欢愉,看到这个神色,也绝对认爲是真的。  看着自我欺骗的黄蓉,陈峰心中淫笑着。  接着在黄蓉有些恍惚的眼神中,一口咬上那性感的嘴唇,在黄蓉惊愕的微涨小嘴时,勾住那香甜的小舌,痛吻起来。  黄蓉的眼睛转变爲羞愤,如小女子般用力拍打着陈峰的胸膛,但是却显得那麽无力。  陈峰收回头,看着黄蓉那羞愤的神情,心中大是满意,幸好自己刚才开始操弄黄蓉的时候,将灵魂汙染的异能降低了并固定在一定的程度。  要不然黄蓉这羞愤的娇媚模样如何能看到,如果任由灵魂汙染异能攀升的话,恐怕到时候只能看到除了整天一脸癡态外,没有其他任何反应的人形玩偶了。  那种被玩到精神崩坏的人形玩偶陈峰以前也有几个,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意思,但是时间一长陈峰就腻味了。  所以,陈峰觉得到了这个世界,自己到时可以弄一个人形玩偶纪念一下,不过这个人不会是黄蓉罢了,毕竟这可是大名鼎鼎的黄帮主。  黄蓉的情欲被陈峰这一吻又勾了起来,她感觉着自己大腿内侧的滑腻感,又有丝丝的液体留下。  她忍不住舔舔自己的嘴唇,下体的淫液流出的份量,让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还能有爱液流出。  但是再度涌起的情欲让黄蓉忍不住摩擦了一下双腿,清楚的感受到那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肉穴中渗透出来。  可是黄蓉看到陈峰那得意的样子,心中的羞愤涌起,愤怒的怒斥道:「杨过,你……」  却被陈峰伸出一个指头摇晃着,止住下面的怒言。  「郭伯母,刚才就说了,今后你要听从我的命令,要不然郭伯父和郭芙会知道的哦……」  黄蓉的怒色一僵,陈峰接着得意的说道:「郭伯母,来,将你的舌头伸出来,我们再来一次……嘿嘿嘿……」  黄蓉神色愤怒,但随之想到什麽,脸上的愤怒神色渐渐转变爲哀伤的神情。  看到黄蓉的神色转变,陈峰心中大乐,他猜测到黄蓉的想法……  如果黄蓉表现出不在乎陈峰的命令,或者想要杀掉陈峰,那麽她自己就会承认自己是主动勾引陈峰的无耻至极的蕩妇。  而黄蓉如果不想承认自己是个无耻至极的蕩妇,那麽她就要自己强迫自己相信,自己是被陈峰胁迫的。  而且,她真的害怕郭靖会知道自己会发生这种淫乱的事情。所以她在强迫接受陈峰的胁迫后,只能听从陈峰的命令。  不过,其实黄蓉之所以不杀陈峰,是因爲那肉欲上的被征服。  不论是今天肉体上的征服,还是被灵魂汙染异能而影响的精神和欲望,都让黄蓉下手去杀陈峰,只能给自己找到个其他理由。  一切都在计划之内啊!  黄蓉闭着双眼,张开性感的樱唇,那一条香滑的小舌,颤颤巍巍的探出来。  「来,郭伯母,再伸出来些……」  听着陈峰那如同魔鬼般的话语,黄蓉眉头的悲哀神色更加浓烈,但是却没有反抗,只是默默的将舌头再向外探出来了一些。  「唔~ ……!!」  黄蓉的小舌被陈峰含入嘴中,开始痛吻起来。  黄蓉的舌头在陈峰的口中纠缠时,开始有些僵硬,但是情欲的涌起,终于忍不住和陈峰一起沈入口舌的快感中。  而且,因爲黄蓉流出太多的水,现在的她也确实感觉着口干舌燥的饑渴(这里是口渴)随着和陈峰的激吻,她也开始贪婪的吸食着陈峰的口水。  过了好一会儿,陈峰才从黄蓉口舌的快感诱惑中脱离出来。  一丝半粘稠的口水连着两人的嘴唇,那隐隐的迷乱样子,让黄蓉原本因爲激吻而泛起红潮的绝美容顔更加羞红。  拍拍黄蓉大腿,陈峰得意的大笑「好了,郭伯母,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去做饭吧!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  说着,陈峰捏了一把那硕大的乳房,哈哈大笑着离开书房。  在陈峰出门后,黄蓉癡癡的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久久不动。  良久,黄蓉好似闻到一股极度诱惑的气味,让她不禁回过神来。  那诱人气味如毒品般诱惑着黄蓉的心房,让她忍不住去寻找那气味的源头。  但是当看到那气味是从何处散发出来的时候,就让黄蓉的脸色羞红起来,接着又变的煞白。  只看那气味散发的东西,却是刚才从黄蓉的下体的肉穴中,那缓缓滴落在木质地板的白浊的精液。  那白浊的精液,有些都混合着黄蓉的淫水与尿水,但是那诱人的气味,对黄蓉来说却犹如魔鬼的低语,勾引着她心中的渴望。  黄蓉那魅惑的美目,直直的盯着地板上的白浊精液,脸上的神色不断的变幻,但是不断耸动的秀鼻,颤抖的身体却显示着她的煎熬。  终于,黄蓉的脸上煞白,却伸出那葱白的玉手,颤抖着将地板上白浊的精液捏了些在手指间。  「我只是确认一下,我只是确认一下……」  将玉指移到秀鼻下,似乎想要确认那种诱人的气味。  如此近的距离,那魔鬼的气味直入黄蓉的秀鼻,让黄蓉的眼睛都直了,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小舌舔了舔那性感的嘴唇。  「啊~ 」  黄蓉突然大叫一声,将手指含入嘴中吸允起来。  「好美味……唔……还要……」  不似情欲的诱惑,而是口舌的味蕾引起的强烈渴望感受到那精液在味蕾上化开的美味,黄蓉的娇顔上涌现出幸福的神情,接着就忍不住蹲伏在地板上,将一些精液捏起,送入口中,贪婪的吸食着。  甚至最后精液快没有时,黄蓉还忍不住趴在地板上, 着她肥美的大屁股低伏着头,舔舐着地板上的残余精液,脸上一直洋溢着幸福的神情。  却一边舔舐,一边喃喃说着好髒,好美味。  不怪呼黄蓉如此癡态,只是因爲那灵魂汙染的影响,那陈峰的体液对于黄蓉来说是致命的诱惑,陈峰此次没说,只是爲了日后调教黄蓉的口交而已。  却没想黄蓉在此房间中呆的时间过长,精液的气味终于引动了她灵魂的被汙染的异能,让她初次陷入食精的深渊中。  当地板上那些单独滴落的精液被黄蓉舔舐一空,却让黄蓉小舌舔了舔性感的嘴唇,眼中的癡狂却还未满足。  黄蓉 起头看着那自己尿水和淫液的混合,却不肯再去舔舐那其中的精液,也是因爲她的淫液中淫靡气味和尿水中的骚气,掩盖了些那诱人的气味。  看着那混合液体里的精液,黄蓉歎了口气,仿佛在感歎如此美味竟然糟蹋了,黄蓉接着似乎想起什麽,玉指向自己的肉穴中探去。  「恩……」  诱惑的呻吟,黄蓉的玉指抠挖着里面残余的精液,玉指的触碰让黄蓉的情欲又燃烧起来,让她一边舔舐着从肉穴中抠挖出来的精液,一边追随着欲望自慰着。  终于在一声遗憾似的娇吟声中,黄蓉到达了快感的巅峰。  但是尝过陈峰的大肉棒后,黄蓉对于此次的高潮,只能说稍微有些快感罢了。  理智恢複后,想到自己刚才的贪婪丑态,黄蓉忍不住又痛哭起来。  一边哭一边起身去穿衣服,时间已经不早,她却是要赶快去洗去身上的气味,再去準备午饭。  穿衣服时,看到自己粘满液体的肚兜,显然是被陈峰用来擦拭了下体,让黄蓉一边哭泣一边又有些气恼。  又看到自己的亵裤被爱液所湿透,黄蓉又有些羞涩。  最后黄蓉只能不穿肚兜与亵裤,只是穿上外衣去洗澡了。  当黄蓉坐在浴桶中,清洗着自己雪白的身体,用力之大,仿佛要将雪白晶莹的肌肤给搓下来,泪水不断的滴落在浴桶之中。  「靖哥哥,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是被逼的……」黄蓉的痛哭从房间里面传出来。  黄蓉不明白自己爲什麽会发生那种事情,她用内力检查过自己的身体,却没有发现异样。  想过九阴真经里的移魂大法,但是那移魂大法施展后,被控制的对象会浑浑噩噩的,自己的情形却没有那样,当时自己的精神是清醒的,江湖上也没听说过,有让人清醒却去主动勾引男人的事情。  最后只能强迫自己相信那救命稻草般的胁迫言论。  只是她不知道,后世有人将一些控制潜意识的方法整理后,命名爲催眠术,陈峰的异能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身处古代的她又如何能想到。  黄蓉在浴桶中痛哭着,发泄着自己的悲苦,雪白的肌肤上却布满着淫靡后的痕迹。